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->中央省级媒体看安庆->正文

精心打磨新戏,培养创作人才,建设非遗传承基地——
一枝“黄梅”绽新芽

  深情的音乐中,灯光渐渐亮起,演员登台谢幕,剧场里掌声响起。感动、震撼、惊叹……台下观众的情绪在这一刻集中迸发。随着黄梅戏《不朽的骄杨》第十二场演出结束,2022年安徽省安庆市“戏曲进校园”活动圆满落幕。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,近5000名师生走进黄梅戏艺术中心,感受艺术魅力。

  该剧导演、黄梅戏表演艺术家韩再芬介绍,全剧以老带新,大胆起用年轻演员饰演不同年龄阶段的杨开慧,形成老中青少4级演员梯队,让更多戏曲人才走上舞台。

  台前,表演反复打磨

  青春靓丽的扮相、婉转优美的唱腔、游刃有余的表演……舞台上,陈邦靓的表演令人眼前一亮。陈邦靓在《不朽的骄杨》里饰演19岁的杨开慧,得到不少肯定,成绩背后是反复的练习与推敲。

  对于戏曲演员来说,一个眼神表演得准确与否,直接影响人物形象的塑造。排练初期,陈邦靓深受其困。“《湘恋》章节有一场戏,我的眼神要么太狠,要么太软,自己摸索了很久也把握不好分寸。”陈邦靓说。

  “年轻人相对缺乏经验,表演有些简单。”为了让陈邦靓的表演更到位,韩再芬一遍遍帮她剖析人物的内心活动,关键环节还示范动作。

  起初,陈邦靓在动作编排中设计了很多舞蹈动作,本想可以更好表现人物,不料在一次彩排中被韩再芬泼了冷水。“动作太过花哨,虽然表现力强,但是没有恰当展现人物应有的气质,肢体动作一定要与人物角色相匹配。”

  除了细抠动作、打磨表演,排演《不朽的骄杨》时,让演员感悟角色的精神也是重要一环。让戏曲人树立正确的价值观,是韩再芬一直的期盼。“演员有信仰,创造出来的作品才有价值。”韩再芬说。

  幕后,培养创作团队

  张恒是再芬黄梅艺术剧院的一名文武丑生。最近,他格外忙碌,除了要以演员身份参与剧院集体演出的彩排,还承担了黄梅戏《小辞店》的导演工作。“虽然辛苦,但能接触到戏曲创排的方方面面,受益良多。”张恒说。

  在韩再芬看来,戏曲人才的培养,不能只将目光局限在演员身上,黄梅戏想要走深走远,导演、编剧、舞美设计等创作团队人员也至关重要。

  在排演《不朽的骄杨》时,韩再芬就挑选了包括张恒在内的多名剧院演员,担任助理导演。

  “我之前也排过几场小戏,场景相对单一,像这样的大型现代戏,还真是头一回参与。”刚进导演组,张恒便迎来了考验,在排练《芳华》章节时,由于涉及演员较多,每个人的舞蹈动作如何设计、台词如何衔接、场景如何转换,这些难题都摆在他的面前。

  张恒回忆,那段时间,他和同伴们一有想法就会聚在一起交流,“反复讨论了近一个星期,再加上前辈的指导,《芳华》章节的场面调度十分成功。”

  张恒感慨,做演员只要单纯演好自己的角色就行,但当了导演,才明白沟通、磨合的重要性。陈邦靓提起一件事,在创排《湘恋》章节时,张恒会主动与她商讨表演上的细节,“从这里出场合不合适?边走边唱舒不舒服?每个环节他都力求完美。”

  经过在《不朽的骄杨》中的历练,张恒有信心多了,“原本预计需要两个小时排完的戏,现在不到一个小时就搞定了,出乎意料的顺利。”

  未来,积蓄后备力量

  时至今日,回忆起入选主演团队的时刻,95后演员江李汇依然很兴奋。“当时知道了要扮演14岁的杨开慧,我心里乐开了花,但冷静之后觉得压力很大,害怕自己不能胜任。”江李汇说。

  相较于江李汇的压力,挑选她担此重任的韩再芬却一点也不担心。信心何来?“我们剧院的年轻演员,别看岁数小,那可是身经百战,舞台经验非常丰富。”韩再芬说。

  2010年,再芬黄梅青年团成立,一批批青年才俊加入进来。为了给年轻人创造更多表演机会,2013年,在多方支持下,中国黄梅戏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基地成立,青年团的演员成了演出的主力军。

  每周二至周六晚上8点半,悠扬的戏曲声准时从传承基地传出,一年能演200多场。韩再芬感慨:“黄梅戏的未来终归要靠年轻人,搭建舞台,就是为了让他们在实战中锻炼自己。”

  韩再芬的话充分体现在江李汇身上。

  “刚到青年团时,我的舞台动作都比较程式化,缺少变化。”江李汇说,不断的练习和老师的指导,让她逐渐成长。有一回,江李汇在出演《天仙配》中的七仙女一角时,遇到了瓶颈。“原本七仙女在天宫时像个孩子,但她成为董永的妻子后,状态肯定发生了改变。”江李汇一开始并未捕捉到这一细节,韩再芬的提醒,让她找到了表演的精髓。

  不断积累,持续打磨,丰富的演出经历让江李汇参演《不朽的骄杨》时得心应手。“几年锤炼下来,最大的成长就是对不同年龄段的人物角色,有了更深的理解、把握能力。出演14岁的杨开慧,刚开始肯定要花时间摸索,但这个过程很快,这得益于平时的经验。”江李汇说。

  看过《不朽的骄杨》的观众,很难不对剧中出演毛岸英的小演员留下印象。“小朋友名叫徐语凌,今年只有10岁,是我们少儿艺术团的台柱子。”韩再芬介绍,2020年,再芬黄梅少儿艺术团正式开课,22个孩子,年龄最大的13岁,年龄最小的只有4岁,“不少小朋友的梦想是成为专业黄梅戏演员。”

  “如今,从青年团到少儿艺术团,我们针对黄梅戏后备力量,铺排多年的‘梯队式’人才建设系统正在日趋完善,今后还将不断探索创新,推新人、育新苗。”韩再芬说。


(记者 田先进)

下一篇文章:【安徽日报】联动长三角与中部地区的“安庆作为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