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庆 县区 视频 皖江论坛 图片新闻 专题 时评 国内 国际 旅游 娱乐 财经 房产 汽车 健康 情感 文教 体育
当前位置:安庆新闻网 > 综合新闻 > 社会民生 > 正文

揭秘女代驾司机夜行生活 随身带防狼喷雾庆幸没用过


  张娟 33岁 入行时间:2017年11月

  你酒足饭饱思被窝时,是他们一天工作的开始。

  他们骑着自行车,举着手机,净往饭店和酒吧街跑。寒风中、夜色里,开着别人的汽车,走完别人的回家路。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——代驾。

  因为行业的特殊性,代驾司机以男性居多,偶尔出现的女司机则格外引人关注。重庆持证的代驾女司机并不多(不足百人)。而距离主城数十公里的涪陵,目前仅有3名代驾女司机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记者目睹了“三朵玫瑰”的风采,并用她们的酸甜苦辣故事,为你还原代驾女司机不一样的人生。

  凌晨没有回涪陵的车

  她在四公里桥洞下坐一夜

  2016年9月14日,田景碧在滴滴代驾上注册,随后接到了第一个代驾单。在这以前,田景碧做过销售、蛋糕店的编花师、物业客服人员。在做代驾以前,她是涪陵某汽车公司的库管员。

  为啥要当代驾?田景碧的想法很简单——那就是跟酒驾“对抗”。她喜欢看新闻,看到很多酒驾新闻,觉得“代驾”就是跟酒驾的一种“对抗”。

  大家可能经常看到:代驾司机们踩着代步车在大街小巷穿梭。这台代步车不便宜,田景碧买成2500余元。和大多数人一样,她起初只把代驾当作兼职,跑了接近一年,才下“血本”买一辆代步车。

  从兼职到专职的转变,也在这一年发生。田景碧还清楚地记得,第一个月挣了约1200元,第二个月1500元,第三个月4000元,再后来……她算了一下,从做专职代驾以来,自己的月均收入约6000元。

  从兼职到专职,田景碧也经过了激烈的思想斗争。她说:“其实,我还是多舍不得库管员的工作。行政班、双休、事情不多,人很轻松。代驾的收入略高一点,但人很累。”

  在涪陵3个女代驾中,田景碧持有上岗证。起初,出于安全考虑,老公并不支持,“直到有几次去偏僻的地方,他送我,有了切身感受后,他才心放宽了一些。”

  空姐乘坐滴滴顺风车遇害,外界对于女性出行安全更加关注。自然,这也成了她和服务对象的话题。“95%以上的客人都说,女娃儿出来安不安全哟……”田景碧觉得,她还是比较安全的,代驾平台有即时定位,如果在一个地方待太久,就会显示“沉睡”,女司机需要在“很安全”和“需要救援”之间作出选择。

  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 

  徐顺菊 35岁 入行时间:2017年10月

  从业一年多,田景碧接到的最大一单是从涪陵到南坪喜来登酒店,收了500多元(代驾费),到达已是次日凌晨1点多。没有回去的车,田景碧跟人打听,听说四公里(枢纽站)有回涪陵的车。为了不让家人担心,她声称自己找了一个旅馆住下。实际上,她在四公里一个桥洞下坐了一夜,想坐最早的一班车回涪陵。结果很曲折:四公里没有到涪陵的客车,她只好坐轻轨换乘动车回去。

  “这种经历,说出来,你们莫笑我哈……”田景碧翻开自己的代驾记录,这样的“折腾”不止一次,去年11月25日,她代驾到长寿,回来时高速公路管制,她只好骑代步车走老路(国道),到家用了4个多小时。

  为了做代驾,田景碧觉得自己“真的失去了很多”,她戏言“朋友笑我太爱钱,我回答,我爱钱,我取之有道。”做代驾最忙的时候,她一晚上接了9个单,从晚上7点半忙到夜里1点过。

  做过销售,田景碧也懂得“客户关系维护”,因此形成了固定的老客户。“我女儿对我说得最多的就是,妈妈,今天可不可以陪我睡觉、今天能不能不出去。”有时候,她本来答应了陪孩子,结果一个电话就把她叫了出去,“客户关系得维护。”

  晚上11点后的业务不接

  轻踩刹车化解尴尬

  送过快递、开过出租、当过基层综治专干……35岁的徐顺菊看起比实际年龄要年轻一些。

  相比于田景碧,徐顺菊的代驾经历更轻松一点,她更看重的是这份职业的自由度,不耽搁其他事,有事或者人不舒服时,“把软件(代驾平台)关了就是”。她的最高纪录是一晚上接了6个单,但只接晚8点至11点的业务,过了这个时段,无论是出于安全或是身体考虑,她都不跑了。

  当过多年的出租车驾驶员,驾驶技术自然是不摆了。她笑言,“开出租车要自己出车或交板板钱,代驾只需要出个人就行了。”这也是她从事代驾的“实在理由”。相比于出租车驾驶员,代驾会“轻松很多”。

  徐顺菊最大的一单业务是从涪陵城区到武陵山风景区,收了230多元。那是冬天,山上没下雪,但已经很冷了,雾很大,这里的家庭小旅馆每晚40元到50元,但此时是夜里1点,大多已经关门。

  怎么回去?徐顺菊在“涪陵代驾司机”微信群里喊了一声,一位同行帮他喊了一辆出租车。这班车准备交班,加满了气到山上拉徐顺菊,“把我带下来后,让他去加气站把气加满,一共花了20多块钱。”

  这种团队感来自于平时的相处。代驾司机们有事无事会在一起,吃碗小面,如果条件允许,还喝点小酒。徐顺菊喜欢在晚上十一二点整点烧烤,这个时候不当代驾司机,关掉软件就是下班,还可以喊家人一起来。

  去年10月,徐顺菊在滴滴代驾平台上接了第一个单,她那时候还是一名基层综合治理专干,事务繁杂。后来,她索性辞了职,成为一名全职的代驾司机,只等“手机一响”,就开始奔忙。在受访的间隙,她接到了单,连忙中断采访,“我必须在接单一分钟以内,跟客户联系。”

  作为一名老司机,徐顺菊也会观察自己的顾客,“身上有泥巴的,特别明显,很可能是喝醉后摔倒了。”醉酒的客人并没有外界想象的那般“耍酒疯”,喊代驾的男性占七成左右,他们见到女代驾的乐趣之一就是“当教练”,指使着怎么开怎么开。

  还有更尴尬的,有人上车看到是女司机,要看她的胸牌,还说“你是不是野代驾哦”,踉踉跄跄“扑来”之际,徐顺菊轻踩刹车,客人立刻往后一坐,“老实了”。这样化解尴尬的方式很机智,也很职业。

  徐顺菊总结,自己遇到的客人都还是比较老实规矩的,人特别好。她的第一辆折叠单车比较重,有四五十斤,女孩子搬起显重,大多数人看到了都会帮一把。

  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 

  田景碧 32岁 入行时间:2016年9月

  随身带着防狼喷雾

  庆幸没对谁使用过

  “三朵玫瑰”中,张娟是最晚入行的。去年11月,她在平台接了第一单,开始自己的兼职代驾之路。

  张娟白天在移动公司做客服,晚上抽时间出来当代驾。“晚上7点下班,8点开始跑代驾,刚好实现了‘无缝对接’。”兼职的这几个月里,她一个月能挣一两千元钱,作为兼职来说,这算是不错的贴补了。

  前几天,她接了一单足够“吃半月”的大单——从涪陵到重庆(600多元),也是深夜11点多出发,次日凌晨1点多到。“别人的车,小心点开嘛,基本上都是好车,弄坏了好麻烦……”张娟没有舍得住旅馆,而是像田景碧那样蹲了一夜,不过不是桥洞下,而是在一家网吧。

  相比于前两位,张娟的家属对代驾表示支持,只是提醒她“不要跑太晚了”。而家里几乎靠老公照顾,外婆和奶奶也常来帮忙。出于安全考虑,张娟的包里长年带着防狼喷雾,“庆幸的是,到目前还没对谁使用过。”

  从接第一单业务开始,张娟只要有空都会出来跑。她觉得,自己可以将代驾司机这个兼职继续下去。

  “你一个女娃儿,晚上出来跑哪样车嘛!”95%以上的客人都不能免俗,总是提出相同的问题。对于这一点,张娟觉得,喝醉酒喊代驾的人基本是保持了理智的,喝得烂醉的人也有家人陪同,总体而言,纠纷和危险都比较少。

  不过,她也只愿将代驾司机作为兼职来做,“做全职压力太大,而且熬夜对身体不好。”

  新闻纵深

  重庆女代驾不足百人

  记者从滴滴代驾、E代驾等平台了解到,重庆目前的代驾女司机有数十人之多,但不足百人。

  一位代驾平台负责人告诉记者,大众对于“女司机”的误解和放大,加上代驾行业本身的特殊性,让代驾司机群体中“阳盛阴衰”的情况比较严重。不过,女司机们开车开得好的大有人在,而且比男性还要细心些。要成为一名代驾司机需要经过行业和公司的培训。所以,无论你遇到的是男代驾还是女代驾,只要对方有合法的工作证,请相信他(她)们。

  记者体验了一把代驾,因为是新用户,平台对于车主多有优惠,代驾的收费比滴滴打车贵,城区和区县各有不同。总的来说,各平台一般以8—10公里为“起步价”,价格在30元—50元之间(不含优惠部分),此后再按公里算。

  代驾平台一般会抽取8%左右的费用,另外抽走2元多的保险费,代驾过程中出现擦挂等事故,保险公司都可以理赔。

责任编辑:马全
看完本篇,您心情如何?